当前位置:178烈焰私服发布网 >> 烈焰玩家 >> 也要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

也要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

文章作者:178烈焰私服发布网 发布时间:2021-10-22 13:33:58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点击“不再出现”,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。若有需要,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。

  《烈焰》由北京东方亨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、北京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出品,由张辉赵宁宇执导,由马苏周一围领衔主演。

  该剧讲述了在七十年代,单纯刻苦、纯真美丽的的京剧学员宋雨,深深吸引着团长独子邢涛的注意力。而人生不测,一场意外的大火,改变了这对情窦除开的恋人之间单纯的关系的故事。

  然而人生不测,一场意外的大火,改变了这对情窦除开的恋人之间单纯的关系。宋雨父亲入狱,宋雨被开除。就在恋情有望复苏的时候,宋德海出狱,原本老实厚道的宋德海在狱中与犯人石敢当缔结深厚的友谊,从而得知一个秘密,石敢当多年前偷盗时,偷过邢文江的皮包,里面有于晓霞写给邢文江的书信。妻子的病死,女儿的磨难,让宋德海愧疚并冤屈、愤懑,心态扭曲,成了个酒鬼。在得知宋雨和叶凯快要结婚的消息后,下海经商的刑涛突然出现在宋雨面前,刑涛的回来,让宋雨的内心犹豫不定,她知道自己还爱着眼前的男人,但和叶凯的婚期也已经定下,这两个男人让宋雨很难抉择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但是刑涛的执拗与坚定真的打动了叶凯,他知道刑涛比自己更爱宋雨,他决定退出。就在叶凯准备退出时,儿子突然染上的毒瘾,凶手正是李振红,他才是儿子亲生父亲。还是因为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,当李振宏知道这一切的时候,他发疯似的报复叶凯,叶凯想跟宋雨说清楚这一切,宋雨不相信,她还是说火是她自己放的。

  最后大白于众,原来那场火根本不是宋雨放的,她只是没有吹灭,道具间里本来就有人,哪两个人是,但是这场火烧的离奇,烧的蹊跷,以至于让剧团里的人人心惶惶,彼此猜忌,彼此拿谎言来保护自己。只有宋雨她用真实与爱打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,她的爱人,同事,家人,她用自己对热爱京剧执着,捍卫着京剧的传承与发展,最终与自己相爱的人刑涛走到了一起,也把剧团带出了困境。

  七十年代,市话剧团正在上演《智取威虎山》,人流如织一票难求。团长邢文江的儿子邢涛别出心裁,用手头的剧票换粮票。 邢涛换了粮票就跟两小无猜的宋雨偷偷分享在当时难得一吃的零食。

  宋雨在剧团作学员时,厌倦剧团里拿腔拿调的脂粉气,最开心的事就是和邢涛在一起,两人曾说起对未来的想往:宋雨盼着早一天离开剧团穿上蓝色工装裤,做光荣的工人,生产实实在在的东西.而邢涛为宋雨要剪掉长生过闷气.

  李振宏想收邢涛为徒弟,为自己评职称积累资本,压过叶凯。姜丽华和李振宏在家争吵,互相指责对方一心向上爬,李振宏搬出去住在了单身宿舍。

  吴春燕向叶凯求助,同命相怜的人要抱团取暖,叶凯当时也说了谎,说是跟邢文江一起救火,才让邢文江和于小霞都当上了烈士,这维护了两个人的尊严。吴春燕求叶凯开具证明并陪同去医院流产。

  李振宏从医院的朋友处得知,吴春燕怀孕了。猜到孩子是自己的,找到吴春燕想让她保留孩子,许诺离婚与吴春燕结合。他猜测叶凯帮助吴春燕也是没按好心,只是为了消除自己在剧场起火事故当中撒谎的人证。

  省剧团下来准备选拔演员,这对学员们来说,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.高宏亮找到师父叶凯,想走后门,碰了叶凯的钉子。一切按原则办。

  在赶往集合地点的路上,刘雅丽拦下了宋雨,声称邢涛喜欢的是自己,那场大火是邢涛与宋雨之间不可弥补的鸿沟。当年是自己谎称伤还没好,宋雨才有机会演出立功,从而回团,这次就算宋雨还自己一个人情,这次去省里对刘雅丽不仅仅意味着事业机遇,更是成全她和邢涛的恋情.宋雨黯然回头。

  邢涛赶回来,拎着刀找宋德海算账,宋雨一味请求原谅,邢涛当着所有人的面,宣称与宋雨一家再没有任何关系,刘雅丽才是自己爱的人。

  在宋雨的坚持下,叶一山终于陪着宋雨来看望自己的“孙子”。叶凯听着众人夸赞又当爹又当妈的不易,心中百味杂陈。

  姜丽华劝说宋雨,现在身为副团长,承担了管理责任就要避嫌,不要跟叶凯太过亲近,叶凯的儿子新生直管宋雨叫妈,会有太多的闲话传出来。尤其叶凯如今不务正业,更需要注意影响。

  宋雨在辅导新生的功课,冷清的家里温暖了起来。宋雨刚提起话头,想再次劝说叶凯回剧团,回到属于他的舞台上。还没等细说,叶凯把一个早就准备好的信封递给宋雨。叶凯把停职那天开始发下来的工资全数退回,表达了自己不会回团的决心。

  李振宏提出要拜叶一山为师学习旦角表演,把叶一山搞得云山雾罩,不知李振宏这是演得哪一出。套完近乎,李振宏这才提出要借剧团的去东北倒卖车皮,被叶一山赶出了团长办公室。

  刘雅丽怀孕了,邢涛和雅丽不再争吵,表态要努力做个好丈夫、好父亲。刘雅丽反问,如果真的爱一个人,需要去‘努力’吗?邢涛看着雅丽,内心自问:我线集

  宋德海返家,老婆一听跟着李振宏跑这一趟,货款也没收回,人也没见到,全是李振宏一手包办,讽刺宋德海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。一连几天,找不到李振宏,宋德海才知道李振宏又去了东北了。

  李振宏请邢涛吃饭,得知剧团的仓库已经租给了叶凯,自己的老婆姜丽华在开会讨论时根本没提自己也想租这些门脸,气得拍案而去。

  为了修复裂痕,刘雅丽邀请了当年一起的学员聚餐,邢涛喝得醉熏熏,姗姗来迟。听到少年时代的好友们夸赞,看着心机深沉的妻子,他忍不住出言讥讽。刘雅丽一杯酒就泼在了‘醉了’的邢涛脸上。宋雨和高宏亮等人面面相觑。

  高宏亮为了参赛初选,反复衡量,找不到合适的搭档。刘雅丽怀孕了,宋雨肯定会和邢涛搭戏,没自己什么事。这才恳请师父叶凯出山帮忙搭戏。

  姜丽华本意是去单身宿舍把李振宏请回家,无论如何,也要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。却听到李振宏跟工友们胡吹什么大城市的女人如何如何,姜丽华的心碎了。

  宋雨祝贺刘雅丽得奖,完全不知道刘雅丽的内心其实非常失落,是的,看起来风光无限,想要得到东西都得到了。可是丈夫的心,却一直系在眼前的这个女子身上,宋雨的眼神,依然如同十年前一样清澈,看不到算计,不会躲藏。到底谁才是那个令人羡慕的人呢?

  宋雨吃惊地找到邢涛,怎么可能这么不冷静,劝邢涛赶紧复婚。邢涛反而如释重负地说,两个不相爱人,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。

  团里为姜丽华办了隆重的追悼会,大家都悲痛不已,特别是刘雅丽,心里充满了愧疚。宋雨带倩倩去新生饭店,两个孩子在一起很融洽,叶凯说自己去深圳没有见到邢涛。宋雨却刻意沉默不语,叶凯只得岔开线集

  邢涛希望拉刘雅丽入股他的,刘雅丽知道邢涛是想找她丈夫贾市长做靠山,邢涛走后,刘雅丽心里泛起一阵阵醋意,因为自己曾经付出那么多也没有得到邢涛的心,现在邢涛还是对宋雨念念不忘。

  叶凯和宋雨一起吃饭,宋雨却因为梨园剧场而闷闷不乐。叶凯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,因为李、邢二人打通了市里的关系,唯一的办法只有让他们主动撤出。宋雨把邢涛约了出来,恳求邢涛不要再梨园剧场开,邢涛希望宋雨嫁给他,这样就可以不用开.

  刘雅丽和高洪亮替承包剧团大厅的郭玉兰说请,希望能写个欠条,推迟还款的时间,宋雨认为郭玉兰不能确定还款时间对其他竞争的人不公平。高洪亮认为宋雨唱高调,不懂人情世故。

  宋雨刚开完会,邢涛就送来了鲜花表示感谢,邢涛对宋雨一阵讨好。叶凯来接宋雨一起去叶老家吃饭,看到这一幕,悄悄的离开了。叶凯一个人回到叶老家,叶老问起宋雨,叶凯借口宋雨工作忙,叶老让他给宋雨送饺子去,叶凯不去,叶老以为两人闹矛盾,担心不已。

  新生总去医院看望倩倩,叶老怕耽误新生学习制止,新生却不听。刘雅丽到邢涛开的参观觉得不错。宋雨向刘雅丽、高洪亮反映剧团的任务完成额不达标,建议下基层演出,遭到高洪亮的反对。

  邢涛为了讨好宋雨不让剧团的女演员们到演出,邢涛借机向宋雨道歉,宋雨却态度冷淡。叶老催促叶凯与宋雨早日结婚,叶凯捉摸不透宋雨内心真正的感情感到闷闷不乐。

  宋雨与叶凯约好去领结婚证却因局里临时开会只得搁浅。叶凯决定争夺市政的拆迁项目。宋雨也在会上得知市政明确要拆迁剧场的消息,排演新戏《烈焰》申请的资金也因此落空。

  《烈焰》最终成功演出了,它让每个活着的人,每一个生活在谎言的阴霾中无法喘息的人,都似乎从中找到了解脱,重新让自己获得了心灵上真正的自由。

  宋雨是个受尽生活磨难的苦命女孩。她本是京剧团的一名演员,漂亮聪明,天资过人,也因此招来了不少嫉妒和刑涛的迷恋。周一围饰演的刑涛是团长的公子,后与宋雨成为一对恋人。事业,爱情,正值青春,看似一切美满,却在一夕之间崩塌。一场意外的大火令剧团天翻地覆,团长更在火灾中丧命。而宋雨及其父亲被指认为纵火元凶。父亲入狱,母亲病亡,自己被开除,恋人成“仇人”,一切可存在的磨难都向柔弱的宋雨袭来。这些也成为了敦促宋雨走向独立的根源。

  起桀骜不驯、风流倜傥、做事果断,在剧团中极有人缘的他唯独钟情于同样叛逆的宋雨。大火之后,父亲邢文江的丧生让他无法接受,误以为是宋雨害死父亲,对宋雨由爱生恨。一方面他开始一次次地羞辱、报复宋雨,用伤害的方式来缓解压力;另一方面他的内心又无比煎熬,无法面对宋雨的他决定离开剧团,同时选择与别人结合。原本情投意和的恋人,却反目成陌路人,尽管多年后邢涛用尽办法,一心想赢回与宋雨的爱情,但再也找不回昔日的情感……作为那场大火的受害者之一,不明的邢涛背负仇恨、失去了爱情与年轻时的纯真。

  正直、男人婆,在剧团大火的事情上,很客观的看待宋雨放蜡烛导致大火这件事,始终认为宋雨是个好女孩。当看着宋雨坚持排老戏、救剧团的一系列举动后,公正的让宋雨当剧团的副团长。

  京剧团演员,曾担任过剧团演员队队长。八十年代到深圳经商,九十年。他性格孤僻、损人利己、报复心理强、目的性强、急功近利,一生将叶凯视为自己的敌人。他有一个认真负责、刚直不阿,作为团长兼的妻子姜丽华,而他一心想让姜丽华以权谋私在剧团帮自己获取团长的位子,但始终没有得逞。在剧团那场大火后,他借着当时看见了吴春燕锁过剧场的道具间并扔掉钥匙为由,不断要挟吴春燕,让她屈服于自己。俩人发生关系后,吴春燕怀孕,他却不想为此负责任。叶凯的成功让他眼红,他不顾姜丽华的劝阻,一心想下海经商。妻子不同意,他断然选择与妻子离婚。就在生意快有起色的时候,传来了噩耗,女儿李倩为了去北京见叶凯的儿子新生被汽车撞成了植物人。这让他与叶凯的关系恶化到顶点,他想尽一切办法来报复叶凯及叶新生,最终他让新生染上毒瘾。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新生竟然是自己的亲生骨肉。无法接受事实的他精神失常了。精神错乱后,他胸前挂着一把钥匙,嘴上念叨着“锁、锁、锁”,同时不停地跟人们讲述那场过去多年的大火…… 那个永远想要站在台中央、永远实际、不择手段的李振宏消失了,如今的他却沉寂在自己的京剧世界之中……

  2、马苏直言,这部戏中有许多经典的京剧人物扮相,不光是行头还是盔头都是沉甸甸的,在京剧师傅的指导下,慢慢也掌握住角色扮相中神情和动作上的细微转变。

  3、由于马苏和周一围二人都不会唱京剧,拍摄一场结婚戏时,饰演亲友的群众演员都唱起了戏,唯独马苏和周一围没有开腔。怕水平低侮辱“国粹”。

  既让我们积极向上,又让观众看到了人性的阴暗面。整个剧组由北影师生组成,因此建立了非常好的默契。(

推荐文章
图文推荐
随机文章